媒体艺术家跨界 木偶也迷「网」 锺馗坐航拍机逃出地府

发布时间:2020-07-02 已收录 阅读:137次
媒体艺术家跨界 木偶也迷「网」 锺馗坐航拍机逃出地府 媒体艺术家跨界 木偶也迷「网」 锺馗坐航拍机逃出地府 木偶大师——木偶大师黄晖创立香港偶影艺术中心,即将重演有关锺馗的原创剧目。(黄志东摄)媒体艺术家跨界 木偶也迷「网」 锺馗坐航拍机逃出地府 阴暗效果——团队特意以中型屏幕为布景,小演员坐在后方玩手机,营造有如地府的阴暗感觉。(受访者提供)媒体艺术家跨界 木偶也迷「网」 锺馗坐航拍机逃出地府 请教网友——锺馗利用地府Wi-Fi跟网友聊天,望找寻离开此地的方法。(受访者提供)媒体艺术家跨界 木偶也迷「网」 锺馗坐航拍机逃出地府 白骨精——剧目一改白骨精反派角色,与锺馗交友。(受访者提供)媒体艺术家跨界 木偶也迷「网」 锺馗坐航拍机逃出地府 传统与科技——艺术家Hajoe Moderegger(中)、Franziska Lamprecht(左)与黄晖共创有关锺馗与科技的故事。(黄志东摄)媒体艺术家跨界 木偶也迷「网」 锺馗坐航拍机逃出地府 媒体艺术家跨界 木偶也迷「网」 锺馗坐航拍机逃出地府 媒体艺术家跨界 木偶也迷「网」 锺馗坐航拍机逃出地府 媒体艺术家跨界 木偶也迷「网」 锺馗坐航拍机逃出地府 媒体艺术家跨界 木偶也迷「网」 锺馗坐航拍机逃出地府 媒体艺术家跨界 木偶也迷「网」 锺馗坐航拍机逃出地府

地府航拍图是怎样的?要问问锺馗才知。提到木偶戏,脑海浮现「公仔」穿着传统戏服,武的舞剑,文的挥笔。本港木偶大师黄晖却给锺馗一台平板电脑,让他跻身低头族行列。与两名纽约艺术家组成团队eteam合作,黄师傅将在紧随周末上演木偶原创剧,故事刺中虚拟浪潮,冲破层层传统与变幻。

「传统来说行内人不能吃蟹,师父那一辈人很多都不吃。因为『相公爷』(注:掌管民间戏曲音乐等的神祇)是被蟹救回一命的。」黄晖伸手以示头顶的相公爷木偶,说乃已故师父黄奕缺亲手製作,弥足珍贵。有关相公爷之传说纷纭,另称为田都元帅、田府老爷等,有指其精通音乐,乃受民间戏曲技艺界信奉。黄晖又说:「女子以前不许坐在戏箱,现在都可以。不过,行规仍是女子不能碰相公爷木偶。」

白骨精打机「食鸡」解闷

传统往往是文化精髓,透过生命影响生命传承技艺与习俗。惟因应时代进步,传统保存什幺,如何保存是一大要素,让文化真正「活」下去。跟前还坐着现居美国的eteam成员Franziska Lamprecht、Hajoe Moderegger,刚刚到港不久,将与黄晖重演木偶剧《锺馗.地府重塑》。醉心媒体艺术及地景艺术创作的他们在台湾接触到布袋戏,于李天禄布袋戏文物馆创作影片,萌生兴趣。直至前年在浸大视觉艺术院参加学者驻留计划,二人决意找寻香港木偶戏文化,迅即去敲黄师傅的门,毕竟为行内硕果仅存。

地府Wi-Fi 打开「现代」眼界

《大名府》、《金山战鼓》、《嫦娥奔月》、《金猴降妖》等剧目黄师傅得心应手,eteam经约两个月资料蒐集,偏爱锺馗一角。黄晖招牌戏码《锺馗醉酒》为约15分钟提线木偶折子戏,讲述秀才锺馗文章魁首,唐皇却以貌取人,拒授功名,锺馗愤而自尽。地府阎王封锺馗为驱魔大臣,他仍时时借酒浇愁。eteam与黄晖决定将反派白骨精设定为与锺馗同病相怜,介绍锺氏一起打机「食鸡」(线上游戏用语,解作某指定游戏或胜出)解闷。黄晖认为放胆一试未尝不可:「材料我们有,如何炒成一碟菜?锺馗、白骨精角色一直都有,思维未必想到让他们做朋友,两名艺术家却没受传统影响。」Franziska首次学习提线,使用28条线控制白骨精木偶。除跟随黄师傅指示的传统,她尝试将鼎鼎大名舞者Pina Bausch的舞步融入其中。

木偶加航拍机演出难度高

「当你控制一架航拍机,其实跟师傅扯线把木偶动起来概念相似。」Hajoe说。剧目中心思想探索虚拟、空间及现实,加入城市人日常惯用科技,交织古今生死时空。当中,最富挑战要数航拍机与锺馗「共舞」。故事讲到锺馗得到地府Wi-Fi使用权后,透过网络见识「现代」社会,联络到某网站求助,欲穿梭时空前往。来带他飞走的,正正是航拍机。

「在细小场地,要把航拍机飞至师傅上方或附近但不可撞到他。我们在航拍机繫上绳子,而师傅要让锺馗『捉』着绳子飞,但又不至于把机绊下来。」Hajoe解释常用户外航拍机有GPS定位系统协助稳定机身,惟室内场地依靠遥控技术。场内Wi-Fi、冷气、磁石、通讯用品均有可能干扰飞行,每次「入台」均要重点排练此部分,加以调整。Hajoe透露正在研发和编制室内的GPS飞行程式,望日后表演能以「无人驾驶」控制更多航拍机。

眼见Hajoe说得手舞足蹈,身旁的黄师傅赶紧点头,说此段相当考功夫。他指出平时演锺馗提线木偶已经不易,皆因锺馗为正派角色,动作不是威武,就要利落:「有一次演小和尚提线木偶,因为检查不足,公仔两条『头钉线』,其中一线做做吓断了。小和尚的头侧了一边。由于它是滑稽角色,不至于出丑。或是有些线打缠了,你抽几下慢慢可把线分开。但在锺馗就不可以,它每一个动作要清楚。」今次算是动作最大的一段提线表演,过程尤需冷静专注,呈现穿越的离奇场面。

看着师傅灵巧游走千丝万缕,众人却早早按手机按到关节僵硬。剧目呈现传统技艺与时代变更的冲突感,对比强烈。木偶戏为本港非物质文化遗产,分提线木偶戏、掌中木偶戏(布袋戏)、仗头木偶戏、皮影戏四大类。

黄晖生于福建「木偶之乡」,从小浸淫当地戏坛所念的「傀儡话」中,来港后17岁开始正式学师。由市中心酒楼大小场合,至远及沙头角的木偶神功戏,他一演演足40多年。黄师傅感慨指出,1990年代尾至2000年代中为经营最低潮。近年,政府至社会各界对传统技艺的关注提升,惟他坦言难有正式拜师学艺者,主要以兴趣班为主,观众群亦不太庞大,传承问题依然严峻。

「天堂」只是另一个地狱?

「『看不见』(invisible)是一个重要的命题。科技及虚拟世界发展,有份令一些传统技艺工业被淘汰。如果你问小孩要木偶还是手机,他们会大叫手机。这裏便包含消失的意味。」Hajoe说。于《锺馗.地府重塑》,团队特意安排数台中型屏幕一字排开作为舞台布景,而非使用大荧幕,让观众视野聚焦至地上木偶。然而屏幕后面坐着一些小演员,不断玩手机游戏。明明跟前的木偶戏多精彩,他们只低头凝视手机,突显出技艺的困境。观众其实亦被「引诱」看屏幕内容,来回一场看到与看不到的角力。

剧中进一步探讨虚实之间,人物苦苦建立「被看见」的模样。锺馗终被航拍机传送至现代,本来以为柳暗花明,谁知他再次被嘲弄外貌古怪,大为伤心。Franziska说传统剧本中锺馗的烦恼,现时以不同形式出现:「网络呈现出来的现代好像是缤纷的,令锺馗以为是个天堂。原来都不是真的,他更为困惑了。还是这裏是另一个地狱呢?锺馗又要追求别人如何看他。」就如每天打开网上社交平台,人人都围着一份包装,透过精心挑选的内容及相片,建立某种身分。锺馗后段改以较细小的掌中木偶出现,彷彿面目全非。此降妖将最后能否找到自我,至少自己「看见」自己,此先卖个关子。

理论说多了,黄师傅早已牵着锺馗挥剑几回,让摄影师拍好照片。实力是不用装的。从黄晖口中得知,传统提线木偶表演中,演员其实要躲藏起来。至1990年代黄奕缺认为观众常常对后台、控制木偶的技巧大感好奇,决定让演员现身舞台表演,令表演者「被看见」,尽显货真价实,当时亦令人非常惊喜。来回破旧与立新之间,木偶戏也在找寻它的生命。

■《锺馗.地府重塑》日期:8月10、11日

时间:首天下午3:00及晚上8:00;翌日下午3:00

地点:石硖尾白田街30号JCCAC赛马会黑盒剧场

门票:$150(于JCCAC售票处及 art-mate网站发售)

查询:6333 6213、http://facebook.com/hkpsac

文:刘彤茵编辑:蔡晓彤

电邮:culture@mingpao.com